成天喊自动驾驶要来,国内这交通状况你心里没点儿数?

采访过不少汽车圈子和自动驾驶圈的大佬,尽管各家对于自动驾驶的最终愿景略有不同,但对于让自动驾驶落地这个事儿,都有相似的观点,就是:做自动驾驶演示容易,让自动驾驶真正落地难。


要想让自动驾驶车跑起来,将流程简化到两个部分就行,让自动驾驶车知道自己在哪儿,以及让自动驾驶车知道该怎么跑起来。剩下的基本就是安全性的问题了,比如不要撞上障碍物也不要撞上人什么的。但就是第一步让自动驾驶车知道自己在哪儿,其实就是做无人车最直接也是最先遇到的壁垒。


如果你开车会发现这样一个问题,去一个陌生的地方你需要有个地图导航,朝着大方向开的时候其实不会遇到什么问题,但越接近目的地,对地图精准度的要求就越高,尤其是当你开车处在一个交通复杂的环境中,路口与路口之间的间距可能还不到 50 米,地图精度对于驾驶体验来说格外重要。



这事儿对于无人驾驶车来说更加重要,毕竟人类驾驶员的灵活度还比较高,能依靠观察和驾驶经验在交通复杂的地方,找到应该拐入的入口以及应该走的车道等等。即使在狭窄的路段,人类驾驶员也会尽量按照交通划线来行进。


但无人车的道路感知就没那么简单了,目前拥有高级别自动驾驶能力的车辆,主要通过这几种方式来让车辆知道自己在哪儿。首先基础是高精度的地图以及高精度的定位,让车载电脑能够明确知道自己在哪一条街的哪一条朝向以及哪一个具体位置上,另外车辆还需要通过车身上的激光雷达,摄像头以及毫米波雷达等传感器来感知车辆周围的环境,发现身边的障碍物。随后来计算出行进路线。


这也就意味着,道路的复杂状况对于目前的自动驾驶技术来说是个最直接的制约条件。说白了,你要是个老司机,在大直道上开车,可能还能时不时分个神,但如果在人流复杂的胡同中开车,那肯定丝毫不敢分散自己的注意力。这事儿对于自动驾驶车这样也是一样。如果是道路状况良好以及定位准确的路段,那么自动驾驶车的传感器所获取的数据量就会稍微小一些,车载电脑处理数据做出驾驶决策并最终控制车辆的难度也会更小。但如果道路状况复杂,车辆传感器也会收集到一个相当庞大且复杂的数据集合交给电脑处理,车载电脑的运算能力其实目前是有限的,所以在复杂道路状况下,车载电脑做出驾驶决策的压力也会更大,效率也会相应降低。



说了这么多的原因,其实就是因为:国内对于自动驾驶的期待实在太高了,但国内的交通状况,要想实现自动驾驶,可以说是相当难了。


所以无论是国际大厂还会一些颇有财力的国内公司,在宣传自家的自动驾驶愿景的时候,都会非常暧昧的在 2020 或者 2021 年实现自动驾驶的后面加一行小字:美国或者欧洲市场。


在上周腾讯汽车举办的 AI 大会上,作为主办方,腾讯汽车提出了未来汽车产业发展三个阶段化,以及 AI 与无人驾驶结合的五个维度概念:国家政策支持;交通基础设施建设;高精度地图测绘;技术标准(包括5G和V2X的标准等);民众对无人驾驶的信任和接受程度。宝马中国服务有限公司互联驾驶研究院与自动驾驶联合副总裁 Robert Bruckmeier 也做了个挺实在的主题演讲,总体上就说了一个话题:中国这交通状况,要做自动驾驶得单做。


中国特色自动驾驶理论,这个“中国特色”,是不是已经很熟悉了?



演讲时候 Robert Bruckmeier 先是表达了对自动驾驶未来前景的肯定。认为自动驾驶毫无疑问可以重塑未来的出行方式,在中国尤其是如此。但中国交通环境的特殊性让宝马也只能为中国专门定制自动驾驶技术。


对于中国自动驾驶的消费者前景,宝马是这样认为的:中国的驾驶员每年花在了整个交通用度方面的平均时间是32个工作日,如果有了无人驾驶之后他们的时间可以更舒适地来进行交通,包括有更好的舒适度和灵活度,安全也得到了保证。我们所做的一些测试,就是看看多少人愿意来付钱使用无人驾驶,88%的客户是说YES,而德国是43%。如果花费在8000美金以上来实现互联网汽车功能的话,78%的消费者认为愿意买单,而美国只有46%的消费者愿意买单。



但在实际操作中宝马发现,要想在中国实现自动驾驶,难度要高很多,以至于 Robert Bruckmeier 这样说:我是来自于欧洲大陆的,我觉得中国就像来自于分为不同区域的大陆一样,交通的构成也非常多样,交通的系统非常之复杂。包括每天都有交通变化,因为中国每天有新的路产生。另外中国还有一些比较激进的驾驶习惯和复杂道路的指标体系等等,不可能把全球的做法百分之百照搬到中国,这将是行不通的,我们将要考虑中国具体的形式。


为了解释中国路况的特殊性,Robert Bruckmeier 也举了几个例子表示,中国的交通复杂状况是全方位的,我总结了一下,其实就四点:1. 司机太野 2. 道路太乱 3.车辆太多 4. 驾驶决策更难做。


这也就是宝马在中国还是要找国内有科研能力的高校以及国内势力合作的原因。归根结底,无论是宝马还是其他车厂,都需要找到真正懂中国道路状况的技术人员,才能够将自动驾驶的落地更快推进。


宝马在中国对自动驾驶技术的谨慎态度,其实也是给国内做自动驾驶技术的创业公司提了个醒,全范围的自动驾驶不仅仅有极高的技术难度,还对整体交通系统有更高要求。与其做全场景的自动驾驶,倒不如专注一两个能够解决驾驶员痛点的驾驶场景,比如堵车比如高速上的高级自适应巡航等。


分享:
下一篇:智慧交通概念全解析

评论区